APP下载

首页> 日韩精选> 金秘书为何那样【精编版】> 楔子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楔子

书名 : 金秘书为何那样【精编版】 作者 :郑景允 发布时间 :2018-06-06 10:02 字数 : 1955

10月31日下午10点30分,极东酒店露天泳池的加勒比休息室。

柔和的灯光倾泻在室外游泳池的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著名爵士歌手正在一旁的舞台上唱着艾拉·费兹杰拉的“Misty”, 声音多少显得有些压抑。鸡尾酒吧前三三两两地聚集了一些正谈笑风生的知名人士,其中还包括几个艺人。

在舞台和泳池正上方的二层有一个与其它地方隔绝,可以完美保障个人隐私的空间。那是只有超级VIP才可以预约的风水宝地。而今天坐拥这块风水宝地的正是唯一集团副会长李英俊一行。他们所在的唯一集团在过去五年中从没有掉出过国内十大企业的前五名。

唯一集团的李会长抱病许久,在过去的七年间,一直都是他的次子李英俊在幕后掌管公司的运营。李英俊从小就格外出众,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上帝是公平的”这句鸡汤至少在李英俊身上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李英俊纤长的身体躺在意大利产的高端沙发上,凸显出完美的身材比例。他一完成工作就马不停蹄地来到了这里,身上还穿着黑色西装。可即便是西装生硬而端庄的设计感也无法隐藏他苗条、修长的四肢和结实、性感的身躯。他就像一头躺在大理石上,光泽流动的美洲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充满野性和欲望的气场。

李英俊出众的地方又何止是身体呢?他的眉毛纤细而浓重,好像用细细的毛笔一笔一划画出来的一样,眉毛下方是他深邃的眼神和乌黑的眼眸。还有他那不偏不倚、直挺挺的鼻梁和厚重而坚毅,尽显男子气概的嘴唇。这一切,竟无一处可以指摘。

这还不是全部。如果只是长得好看还能让人少一些嫉妒,可就连他的能力也是别人望尘莫及的。

无论是学习、运动还是乐器,一样不落地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在接受正规教育期间,他更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数次跳级,赴美留学,回国后他就直接进入了唯一集团继承人的锻炼历程。此后,他又自请了两年的海外派遣工作,回来后他便正式接手公司经营,果断地进行了大规模的组织改革和人事调动。经历一番阵痛后,公司的局面焕然一新。与没有野心,只一心经营集团本身的父亲不同,李英俊带领集团迈开了果决而具有攻击性的步子,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业绩增长。

李英俊是神赐予的礼物。他像是神吸干高咖啡因功能饮料后,花了三昼夜,毕其功于一役制造出来的一件杰作。

1 (1).gif

“英俊哥,今天怎么这么沉默寡言?发生了什么事吗?”

有多高的地位,人际关系的范围就有多广,李英俊几乎时刻被人包围着。今天来参加私人聚会的都是他事业上的知己和在各界活动的美女。在这些美女中,已经和李英俊保持定期见面一个月之久的吴智兰气呼呼地尖叫道:

“英俊哥!我问你今天为什么不说话呢。”

这时,远东酒店连锁老板的小儿子挥着手插话道:

“谁能给我们家智兰分点儿眼力见儿啊?”

“天啊,哥哥你真是太无礼了,这叫什么话?”

“人家英俊哥哥不说话,你就应该想到‘看来今天英俊哥哥有心事’,然后闭上嘴巴喝你的酒得了。这么没有眼力见儿可怎么办啊?”

“出什么事了吗?到底什么事嘛?嗯?”

智兰一脸撒娇的表情“噗通”坐在英俊脚边,荡漾的巨乳几乎要从低胸连衣裙里呼之欲出。周围男人们的眼珠子不约而同地闪闪放光。

然而,李英俊并不关心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包括坐在他脚边的智兰。李英俊仍然陷在他深刻的思考中,已经连续两个半小时了。

看到英俊没有了平日里的欢快和自信,一行人都觉察出了不同寻常的气氛,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只有没有眼力见儿的智兰还在继续纠缠不休。

“英俊哥哥~”

就在这时,准确地说是两个半小时后,英俊开口了。

“嗯?你说什么,哥哥?”

“为什么……”

“我听不清。”

智兰把脸凑到英俊眼前,英俊顿时愁眉苦脸地脱口而出:

“你干什么?给我起开。”

智兰被英俊冰冷的语气吓得直往后退,从沙发上摔下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哥,哥哥?”

“哈~真是要疯了。”

英俊拨弄着头发坐起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像着了迷似地自言自语道:

“金秘书她……”

在这个世界上即使被判了死刑也可以要求二审,但在李英俊的世界,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个人生活中都没有“第二次机会”这样的概念。只要判了死刑,那就爽快地就此结束。所以他周围鲜有长期工作的员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从李英俊坐上副会长的位置后,至今仍旧留在他身边的只有唯一集团的职业经理朴侑植社长和英俊的私人秘书——金微笑。

这样的金秘书难道……?

英俊今天一直沉浸在压抑的氛围里,由此可以推测,在他身上的确发生了本世纪独一无二的特殊事件。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逐渐消失,紧张感慢慢弥漫开来。一行人热切期待着英俊马上说出各种令人震惊的话来,嗓子里不约而同地咽下一口口水。

然而,从英俊嘴里真挚而严肃地说出的话语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内容,也不是什么让人颤栗的反转事件,而是一个简单到令人发指的的疑问。甚至是压根儿无法得知发问对象究竟是谁的疑问。

“金秘书她……为什么那样呢?”

怎么会突然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闻言,在座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