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 现代言情> 遍插茱萸> 1小Y染色体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1小Y染色体

书名 : 遍插茱萸 作者 :伊枯笑 发布时间 :2019-01-03 10:48 字数 : 3923

人到中年不如狗,在青春期时烦恼过的很多事儿,想通的没有几个,只是经年累月涎皮涎脸,人们不再纠结于一个个终极的“人生奥义”,比如,对于一个直男来说,人生难以戒除的恶习是什么?初级别可能是喜欢某一类女人,女人身体的某一部分,由青春期至成年,不断强化到难以自持,但往往经过三两局的对抗纠缠,发现这世界自己能决定的部分也就一丢丢,要学会握手言和,方便左手跟右手,自给自足。

在女权主义,或者换个中性温和的词:“独立女性”那里使用“自慰”这个词,在一些影视作品、小说甚至回忆录中,独立女性躺在浴缸里自己摩挲,象征着自由不羁的灵魂,女人没有男人一样可以独立、性感又迷人,而男性的“撸一发”,则总是跟肮脏猥琐、孤独终老联系在一起,在影视作品中表现为在熟透的蜜桃、哈密瓜、缤纷绚丽披萨饼上被掏空的一个破洞,精液跟蜜汁、融化的芝士交融在一起——隐藏起来的射精,新鲜亮丽的破坏者,“手淫”是有性别指向性的侵略行为,而“自慰”则内敛归指于内心自我。

黄友行谈过七八个女朋友,最长的也是最接近婚姻殿堂的一段谈了一年半。作为从业十多年的记者、专栏作者,他很清楚街道里的每一滴脏水流向哪个臭水沟,此方面他是个中好手,知道人性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却还要在脆如薄片的人生际遇间插入两根手指,夹起来大快朵颐。这一切也许都得益于黄友行的好奇心旺盛,作为一个直男癌的好奇心,一开始是在谈恋爱的时候总是猴急想掀开女友们的裙子看看小裤裤长什么样。“你永远不知道女人在想什么,就像你永远猜不到新女友底裤的花纹图案。”黄友行记得季思图曾这样说过。

面前的老季刚从伊斯坦布尔“走穴”回来,嘴里羊肉串中段的那块肥油正在嘴里爆浆,老季挺满意这一口,改变了原先抱怨这次去新开发的景点体验拍照没碰到一个美女的话题,“人总是要对自然怀有敬畏之心的,因为很多事,科学解释不了,包括女人,所以要多试试才知道。”

黄友行特反感跟老季聊天不在一个频道上,这孙子总是先表达一个观点,你刚觉得有点儿道理附和着挖两铲,他又秒变佛系中年大叔开始和稀泥。

黄友行依稀记得十多年前跟老季相识,是在北京开往莫斯科的火车上,自己那时也是意气风发,带的两本小说还没开到贝加尔湖就都看完了,老季年轻时话比现在少多了,但旅程漫漫,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越聊越多,下车时彼此已经很熟络了。

老季一开始从国内倒腾羽绒服、羊毛大衣过去,从毛子那边带巧克力、野狐狸皮回来,后来生意越做越大,在莫斯科有了办公室和长期合作伙伴,黄友行去了打声招呼,老季就带他一起玩。黄友行第一次在国外嫖,才发现金发碧眼的外国妞居然汗毛、阴毛也是金色的,“可不是吗,难道体毛还能是不同颜色的?”理论虽然清楚,但年轻的时候不受荷尔蒙的控制,尤其是孤单的夜里,声色犬马才能有助于安眠。

俄罗斯的树多林子大,黄友行有时候穿上运动鞋出去跑一圈,真怕被掉下来的树枝绊一跤起不来,首先会被树叶掩埋,然后可能立马成了大乌鸦、昆虫们的美餐。

老季的生意做得不错,但有一年冬天在俄罗斯跟合作伙伴一起考察新项目的时候,被光头党劫持,俄方的伙伴被绑束扔在雪地里,老季的俄语马马虎虎,光头党却没杀他。据说老季走了十几公里才找到一个加油站,人没冻死简直是福大命大。

老季先去医院呆了两天,警察后来带他指认案发现场,还好有烧焦的汽车,不然同伴已经被雪掩埋的尸体怕是要等到西伯利亚夏季的到来,某一家人来到森林度假烧烤、徒步野营时才会被发现吧。项目前期准备工作也投入了些钱,老季又自掏腰包给俄方的伙伴家属十几万卢布的“抚恤金”,回国后再没去过俄罗斯,也不愿意提这件事。

黄友行觉得老季是个幸运的人,自己做记者也有小十年,稀奇古怪的案子见过不少,“为什么老季能毫发无损的回来?案子始终没破,俄罗斯的警察有没有怀疑过老季呢?”黄友行不是当事人,老季不说也许永远都是个不得而知的秘密。

老季回国后在老家东北呆了几年,后来突然联系黄友行说打算来武清市发展。

“那你打算干点什么呢?”

“我昨天刚拿到法律执业资格证,准备以后做律师。”

黄友行在电话里惊得合不拢嘴,还好记者有处惊不乱的基本素质,“厉害,厉害,你这几年都在学法律啊,看不出来啊,你可真能折腾。”

“没有,在老家这边挺堕落的,我姐夫跟人合伙开了个洗浴中心,我在那里帮忙来着,其实就是高端点的皮肉生意,唱点荤的二人转表演个软色情节目啥的,客人跟挂牌的小姐聊好了上楼开房,五五分成。干久了很没意思,想出来见见阳光。”

老季“半路出家”,老大不小的跟法学院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起做实习律师,拿到律师证后一开始也是什么小破案子都接,后来武清市周边农村城镇化,村民拆迁补偿纠纷日益增多,老季买了辆二手车,一头扎进村里代理调解、诉讼,几年的功夫,就在武清市买了三套房,一套在市里,另两套都是从所接的案子客户手里低价买的。

后来城市远郊设立开发区,老季从村民手里买的两套房价格都暴涨,一个客户投诉到律师协会,协会到老季的律所来调查,发现了老季当时与村民客户的“约法三章”:第一、客户欠老季律师费,老季借给客户一笔钱,并约定年化8%的利息;第二、客户将这笔钱的大部分汇款至律所对公账户支付律师费,剩下的钱用来装修房子买家电;第三、案件因为某些证据不足,一审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经老季劝说客户同意上诉,二审期间老季说也没想到案件“久诉不决”,这利息一天天涨,二审代理费也该交了,劝客户将房子卖给自己,折抵借款。

老季的交易价格当时来看还算公允,但律师不得利用代理人身份进行利益输送,客户卖房子的意思表示的真实性,还是存在瑕疵的。律协给予了老季警告处分,老季之后从就职的那家律所出来,把证挂在另一家朋友开的律所里,自己定期给律所交钱上社保,就很少再去律所,也没有再接案子。

老季先后开过西餐厅,帮人拍过广告,三年前开始往国外跑,聊起来才知道,他是帮互联网旅游公司给模特拍照片。老季有时候会把公司最后整理完成的软文链接发给黄友行。留言:“这个真不赖”,然后附一个邪恶的笑脸,黄友行知道老季这是又“得手”了,没有“得手”的话老季回来一般会骂那些模特:“除了有个好皮囊,又懒又蠢又虚荣。”黄友行不知道老季出去一趟能挣多少钱,反正老季有时说挣的钱全花在小婊砸身上了。

旅游攻略刚开始是不太在乎拍摄照片的质量的,拍得太好反倒容易被怀疑是在专业写软文,后来写软文的多了,手机像素也在不断提高,对照片、软文的质量要求就高起来,细分客户也逐步形成,有一天黄友行收到一条链接,打开一看,这次的旅行“主角”,竟然是老季,老季自称是生意失败跟妻子刚离婚的中年大叔,在仙本那(位于马来西亚)回忆曾经的爱人,顺便帮着在海岛上认识的两个小姑娘拍照。这条攻略一经推出,很长时间都在主推条目里,“一个逆境中的男人见证了别人的青春美好”,老季正式从一个拍照随行边辅人员,变成了故事里的主角、软文的主创人员。据老季说顿顿海鲜大餐,几杯花色鸡尾酒下肚,两个女孩都被他睡了,“海岛就有这点儿好处,饱暖思淫欲,没地儿去,干呗。”

每个直男都有自己解决生理需要的手段与方法。在记者不规律的生活作息下,纵欲过后留下的不过都是短暂的支离破碎的记忆碎片,像一片片风干掉的污渍。黄友行不知道自己常和老季在一起,是不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老光棍的原因。“老季是有三套房的人,他怎么就没被哪个小妞迷住,起码结一次婚呢?”黄友行偶尔会这么想,但从来没开口问过老季为什么不结婚,也许是怕问过了万一提醒了老季,他一冲动去结婚,自己连个酒肉朋友都没了。

老季说吃得差不多了,看看第三杯扎啤里的酒还有二分之一,老季说少喝点,有的妹子怕喝醉的。老季掏出手机,翻出通讯录一个叫朱老板的,打开其个人相册,映入眼帘的是几个身着暴露的美女,让黄友行先挑。

一小时后,宾馆套间里,老季在里屋,黄友行和圆滚滚的大胸妹在客厅,妹子在黄友行两腿间忙活了一阵,翻身上的位黄友行看到她小腹下方有一道手术疤痕。

“剖腹产?”黄友行在这种场合话很少,但出于职业病,关键词抛出直指要害。

“是啊。”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我是疤痕体质,伤口不易好。三年前的事了。”

“男孩女孩?”

“是个妹子。”(湖南话“妹子”是指女孩的意思。)

黄友行想起来这几年也有过女朋友打算跟他生孩子,有段时间他们没有避孕,结果连送子鸟的毛都没见着。想着想着,大胸妹问:“想什么呢?怎么软了?”然后就真的硬不起来了。

大胸妹也不拉淋浴间的浴帘,背对着黄友行在冲澡。黄友行百无聊赖,想起也是三年前的事。女友检查完身体没问题,让黄友行也去查查。黄友行去医院筛查完精子质量,又做了DNA检测,结果是染色体小Y退化,看着报告上Y染色体下面的一个小尾巴,像一个反V手势的嘲讽,像一个正在消失的男性生殖器。

(反V手势源于英法百年战争之亚金科特战役,法国人扬言将砍掉英国弓箭手的中指和食指,让他们变残废,不能再张弓射箭。但后来英军打败了法军,胜利后,英国人伸直中指和食指,掌心向内,向法国俘虏示威,意思是:我们的手指头是完整的。这个动作再后来就延伸成是羞辱对方的意思。)

“Y染色体缺失得还是比较严重,不容易怀孕,男孩流产的可能性也要大一些,如果顺利生下男孩的话,后代在生育问题上可能也会产生同样的困惑,可以通过第三代试管婴儿做性别筛查,选择生女孩。国内可以做二代,受孕率会高一些,出国做技术好点的是日本、美国,性价比高点的可以去泰国。”

黄友行耳边嗡嗡响着“产生同样的困惑……”“如果终身不能生育或者不打算通过技术手段生育,会对自己造成困惑吗?起码在和大胸妹准备来一发的时候,的确造成点儿困惑了。”

妹子穿好文胸,交叉双手顺着胸外侧托举了一把,给了他一个妩媚的微笑。在汹涌的波涛和绵延的海岸下,黄友行那怨念的眼神,终究是条小兽的狂怒,烧不过天边的晚霞,广袤的星辰。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