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 日韩精选> 成均馆罗曼史> 第一节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第一节

书名 : 成均馆罗曼史 作者 :廷银阙 发布时间 :2017-12-20 17:16 字数 : 1967

一位相貌俊朗的书生吃力地拎着包裹,迈进一另满满当当的书店。虽然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衣服已穿了多年,不过依然给人干净利落的印象。

“请问,里面有人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纤细,单从声音判断他似乎并未成年。没过多久,上了年纪的店主就从里面迎了出来。

“哎哟,公子!”看清来者是谁后,店主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上热情四溢。

“这段时间一切安好?”书生微笑着问道。

“托您的福,这里一切还好。这几天我还想着少爷什么时候才会过来呢。您也知道,我对您的了解仅仅在于您是金少爷而已,即使想要联系您也没有什么法子。”

“啊?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书生慌忙问道,他像是突然间发现了很多秘密一样,脸色瞬间有了变化。店主却仍笑容满面,丝毫没有紧张之色。

“嗯,出了大事,是大事!”

店主鬼鬼祟祟地朝四周看了看,神色十分诡异,似乎内心装了巨大的秘密。他像是要对书生说些悄悄话,神秘地把头凑了过来。不过,书生似乎并无猎奇之念,他只是紧张不安地后退了一大步,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说道:

“您先把我这次拿回来的这些结算了吧。”


书生费力地把包裹放在旁边的椅子上,自己随之坐了下来。那个包裹在书生拎着时,显得重比千金,店主却轻松地用一只手就把它推到了一边。

“小事一桩。”店主似乎并不把它放在心上,不过他还是先从挂在腰上的钱袋里掏出几枚铜钱递了过去,然后隔着包裹坐在书生旁边。书生小心地接过铜钱,郑重地说道:

“您还是先检查一下吧。”

“哎呀,只要是公子的笔墨,我就没必要再检查了,反正您一直都没有出现过错字或漏字的现象,而且您的字体拿出来,那可是在附近的科场写手[1]中排第一呢。”

“别净说这些得罪人的话!小心被人听到。”

书生迅速地打断对方的话题,小心翼翼地朝四周扫了一圈,然后习惯性地竖起领子挡住半边脸。店主也跟着观察了下四周动静,然后才压低声音,继续刚才的话题:

“公子可能也听说了,今年的初试快要开始了……”

书生眼睛一亮,缓缓地点了点头。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本就不是只为交付这一包裹的书籍,而是为了初试时的各种活计。在科场做写手可是违法行为,风险极大,因此赚的钱也就更多。做一天科场写手,比辛辛苦苦抄写一年的书籍赚到的钱还要多很多。而且,只要中介手腕灵活,一场初试下来可以同时接两三个人的活,这样赚到的钱就更多了。不仅如此,如果幸运的话,还可能接到先后进行的会试和殿试两场初试的活计。这样下来,那两天内赚到的钱绝对是巨额。因此对于写手们来说,每一次初试可是他们大发横财的关键时刻。

除了科场写手的活计外,书生其实还觊觑着另一份更有赚头的工作——那就是当巨擘[2],也就是当枪手,代考生答题。就在十个月以前,当巨擘这一项工作可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在十个月前的那次考试中,他也接到了写手的活,到考场以后却发现原本请的巨孽因为高烧而未能出现在考场。情况所迫,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赶鸭子上架帮那个失魂自此之后,身为中介人的书店店主几乎把书生捧上了天,还兼有溜须拍马之嫌地说书生既可以当巨擘又可以当写手,如此一来倒是抢去很多人的饭碗云云,对他大肆祝贺。末了还说,下次科举的时候可能会接到当巨擘的活计,让书生好生准备一番,以求不菲的待遇。可是现在,店主却只字不提此事,只是一个劲儿地说着与写手有关的活计。


“会试有两个人、殿试有三个人,也就是一共五人请您做写手。时间可能会有些紧张,但以公子您的本事,肯定可以妥善处理好的。”

“就是这些吗?”

“啊?如果再接活的话,时间就真的太紧了。现在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交卷时间越早就越有利,所以……”

“不,我的意思不是这个……”

书生欲言又止,几次想抛出话题都未能成功,结果还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店主抢过了话头:

“您是想说当巨擘的事情吗?这个有点儿难办了。”

“怎么?上次您不是信心十足吗?”

这次轮到店主不好意思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道:

“真是对不起……明明是我先提出来的事情,最后却没能办到——很多人都认为仅仅凭着您上次的偶然成功是不敢信任您的。您的年纪尚小,也不是生员或进士……虽然您不去参加科举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怎么说呢,其他的写手都有生员或进士的身份,所以那些需要的人都要求我想办法让他们来当巨擘。对于那些人来说,雇用您无异于赌博……”

书生那张比女人还要俊美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失望之色。察觉到这一点后,店主更觉愧疚,吞吞吐吐地说道:

“不过,那次当巨擘让公子您的身价大涨,这不得不说是件好事啊。我一直以为您只写得一手好字,远远没料到您做文章的功底也如此深厚,谁也没想到您会一鸣惊人呢。其实您只要通过生员试或进士试,当巨擘的活计肯定会越来越多……就算是通过初试也好啊……干我们这一行的,能同时当巨擘和写手的人本来就少,只要您有了那么一层光环,肯定就会接到远比别人多得多的活计——话说回来,我真想知道您为什么一直都说自己不能去考试呢?莫非这其中有外人不得而知的苦衷?”

译者注:

[1] 此处指收取别人钱财,在科场上为应试者誊写考卷的人。

[2] 此处指收取别人钱财,在科场上替应试者写诗作文的人。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