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 日韩精选> 红天机> 第一节 大白天也能见鬼?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第一节 大白天也能见鬼?

书名 : 红天机 作者 :廷银阙 发布时间 :2017-09-13 18:02 字数 : 2438

|世宗十九年(1437年),农历丁巳年十一月十六日|


眼前这个人,头上杂乱如鸡窝,脸上也是一层厚厚的污垢,身上穿的更是破烂不堪。乍一看,不对,怎么看都像是个叫花子。相比之下,小叫花手上抓着的那两只野鸡反倒是更能入眼。人有三六九等,如果叫花里也分的话,此人一定能夺头魁。不过,叫花即使蓬头垢面,那盘起的长发以及身形依稀可辨,她是个女儿身。此刻,叫花正在打量一座和她身份格格不入的素雅院落。那大门侧面的长形牌匾上镌刻着“帛瑜画团”四个字,无声地传递出属于整座院落的美丽气息,而那探头探脑张望的叫花无疑是擅闯圣地的不速之客。

    紧闭的大门旁斜敞着一扇小门,叫花二话不说嗖的一下钻了进去。她手里捏着野鸡的脖子,脚下虎虎生风,从那泼辣的动作可一点看不出女子的气息来。莫非,叫花是个留长发的男人?

叫花在一栋外形独特的建筑面前停下脚步。这里是帛瑜画团的工坊,是由多个房间串联而成,工坊纵贯整座庭院。帛瑜画团的画工们平时聚集于此,在这里学画、作画,偶尔也聊聊天逗逗乐。叫花瞥了一眼庭院对面的厢房,便径直走进工坊,油亮润泽的地板上瞬间多出一串脏乱的痕迹。不过乍一看,这一串痕迹倒不像人的脚印踩的,倒是有几分作画时墨汁晕染的效果。

叫花打开推拉门,走进一间宽敞的套房。主间的一侧摆放着一张长桌和几把椅子,另一侧摆放着一个储物柜,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画具。墙上还挂着多幅卷轴画,画面上尽是些处容(新罗东海龙王之子)、仙女之类的人物,还有老虎、狮子模样的獬豸猛兽,以及乌鸦、老鹰、牝牡鸡群之属。六名画工席地而坐,都是十分随意舒适的坐姿,正临摹着墙上的画作。手下运笔也跟坐姿一样,自由奔放,随兴所就。每个人都在描绘自己心中的老虎、獬豸、老鹰、乌鸦……竟找不出一幅和墙上挂着的那些雷同的画作来。六个人作画都全神贯注,完全没有察觉到走进来的叫花。不过,一种存在感更强烈的东西已经悄然入侵,打破了几人的创作韵律。

“什么气味?呕!哪来的腐臭味儿?”

一个画工叫嚷起来,立刻引来其他画工的注意,六只鼻子齐刷刷翕动起来。

“可不是?哎哟!这是大酱的味道吗?难不成附近哪儿的酱缸裂了?”

“不应该。我觉得吧,这应该是腐尸的味道……”

六个人的视线终于循着恶臭汇集到源头,恶臭的主人就站在那里。六个人同时怔住,瞠目结舌地望着叫花,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洪……洪女?”

他们的反应好似见了鬼一样。六个画工不约而同地尖叫着猛地站起身,往后撤离,后背紧贴墙壁站在一边。光天化日之下,这个不速之客背光站立,人不人鬼不鬼的,看上去诡异极了。

“这,大,大白天的鬼也能跑出来的吗?”

“你真的死了吗?我们的确也猜想过你有可能出了意外,可你真的死了啊?!”

“你知道我们天天都在盼着你能活着回来吗……”

听上去还真是哀怨,叫花一侧的嘴角不禁向上一撇。因为逆光看不真切,画工们愈发胆战心惊了。

“洪女,别的先不说了,你先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眼前所见的到底是具腐尸,还是游荡在九天的魂魄,又或者是,活,活着的肉身啊?”

这名被称为洪女的似人似鬼的叫花好像忆起了什么,慢慢开口道:

“一个月前,我……我去了……仁王山的……虎穴……”

洪女的脑袋一点点无力地耷拉下去,嘴里含糊不清地喃喃自语道:

“我没看到。等了一个多月呢……为什么……”

“嗯?你说什么?”

“我说老虎,我没看到老虎!”

洪女厉声大吼,一把将手里那两只野鸡扔到桌上,又拉出椅子,跨坐下去。她怒气冲冲地凝视着墙上那幅老虎图,难掩心中怨愤。洪女一手搭在椅背上,另一只手撑在桌上托起下巴,还公然翘起二郎腿,简直比男子还要豪放上几分。

一个月前的某一天,正在画画的洪女忽然放下手中的画笔,说要去一趟仁王山虎穴。她只留下这句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仁王山,那里可是遍地都是老虎,民间甚至有句谚语——无虎不识仁王山。洪女自打进山之后便音讯全无,没成想一个多月之后的今天竟然冒了出来,虽然跟叫花子一样落魄但是好歹平安无事地回来了。洪女根本不知道,自她出走以后,画团上上下下都为她悬着心。

待六人确信眼前这个活叫花就是洪女之后,脸上终于露出喜色,一扫之前的紧张和不安。不过,就算心里再怎么欢欣喜悦,也没人愿意靠近浑身散发着恶臭的洪女,即使他们并不会因为接近她而反胃。画工们纷纷摇头,各自回到了原本的位子上。其中有两个离洪女最近的画工,屁股还没坐热就捏着鼻子跑向了墙角,一边跑还一边叫嚷道:

“哎呀!你倒是洗洗再来啊!这到底是什么味儿啊?”

“哼哼……当然有味道了!我可是往身上涂了老虎喜欢的各种禽兽的排泄物,甚至在腿上还涂了我自己的。可是即使这样也还是引不出老虎来啊。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干了太久味道变淡了吗?早知道就六七月的时候去好了,酷暑季节味道应该会强一点。”

六人听得目瞪口呆。

“嚯!您这送上门的猎物老虎居然不吃,而且您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了?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啊。”

画工一边继续临摹,一边嘟囔起来。

“老早就知道你这丫头神神叨叨的,不曾想居然疯癫到这般境地。仁王山那可是五六个人结伴也不敢轻易涉足的地方,你居然就自己去了?”

洪女的视线依旧停留在那幅老虎图上。

“危险?有什么危险的!说什么虎穴遍地是老虎,切,我可是连老虎影子都没看见。”

“你这丫头片子胆儿可真肥,啧啧。我看你这身子啊,十分有八分都是胆儿吧。”

“活着回来又能怎样,你那条小命还不是攥在师父手里,你还能逃出师父的手掌心不成?啧啧。”

听了这话,洪女将视线转向了画工,不过很快又重新望向老虎图。

“师父也知道了吗?”

“当然啊。你这消失又不是一两天的事。”

“你也没帮我编个幌子搪塞一下……”

“怎么编啊?说你在茅房拉了一个多月吗?”

“这个理由也不错嘛,还有更多的谎话可以编啊,不是吗?与其被师父折磨得这么辛苦,还不如撒谎骗他。”

“哎呦,你还知道我们很辛苦啊。老实讲,我们有什么办法能拦住你啊?你一使性子,比脱缰的野马还欢实,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师父想必也很清楚这一点。”

“师父说,就算你被老虎吃得只剩一颗脑袋也要出去找你。我们为了拦住他可是耗尽了气力。”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