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 现代言情> 你是夜色最倾城> 第一章 明天和意外(上)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第一章 明天和意外(上)

书名 : 你是夜色最倾城 作者 :洛久久 发布时间 :2017-09-25 09:57 字数 : 2699

彼岸花,有红、白二色,白色又名曼珠沙华,红色又名曼陀罗华。开于春分、秋分前后三天,恰逢上坟之日,花期极准。佛语有云:“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相错。”故,彼岸花又寓意“生死两隔,永不相见”之意。世人谓之为:地狱之花。

“姑娘,你命犯七杀,注定是天煞孤星的命啊。”

一精瘦老者摸了一把胡须,意味深长道。

“那你有没有算到我会不给你算命钱!”

夏晚气鼓鼓地站起来,背着包走了,留给算命老者一个背影,也留给做梦的夏月一个背影。

不知为何,夏月看那背影心里一揪,一下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窗台边一丝阳光透了进来,融融地,驱赶了梦里那种阴霾的氛围,夏月翻了个身,情不自禁地嘟囔道,“怎么会梦到夏晚呢?”

夏晚那丫头不是好好地跟男友回去上坟了吗?前两天还兴冲冲地跑过来告诉她,说跟男朋友李清歌发展神速,已经进展到见家长的地步了。这不,清明快到了,自己家的祖坟都来不及拜,就跟在男朋友屁股后面拜人家祖坟去了。

夏月笑笑,那丫头好的要死,自己可真够杞人忧天地,梦到她竟然还心里一揪,太夸张了,被她知道肯定要笑话自己。这也怪不得她,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们二人相依为命,她作为姐姐,时刻关注着这个小祖宗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然,万一她出了什么意外,她如何面对九泉之下的父母啊。

夏晚跟夏月是孪生姐妹,夏月比夏晚早出生几分钟,是姐姐。两个人长了一张极其相似的脸,从外形上来说,两人唯一的区别也许就是夏晚额间的那一点红痣了。虽然外形像的就像复制出来的,但是,姐妹俩的性格差异却很大。姐姐夏月心思缜密,为人冷静而克制,而妹妹夏晚性格大条,乐观而跳脱,可谓是两个极端。

两人的父母是科学院的科学家,在她们十五岁那年,因为一场药物泄露而双双去世。后来,姐妹俩相依为命,相互扶持着长大。因为夏晚为人单纯而天真,夏月总是无时无刻都在照顾她。这不,夏晚刚跟男朋友李清歌回老家没几天,夏月已经心神不宁好久了。

夏月想到意外去世父母,心情顿时低落起来,她想到清明就要到了,该准备准备给父母上柱香。视线朝下,一双男人的手臂在胸前闲闲地搁着,她甚至能透过阳光看到手臂上细微的绒毛。夏月心下一个恍然,尖叫出了声。

“啊……”

“怎么了?”

身后的男子懒洋洋地问了句,他挪开放在夏月胸前的手,半撑起身子,他的脸靠夏月很近,夏月能感到一阵温热的鼻息喷薄在她的脸侧。怪不得刚才觉得心里一揪呢,哪里是什么不好的预示,明明就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而已。

柔和的阳光照在男子身上,喉结顺着他说话的频率滚动着,明明一副性感的模样,看在夏月眼里偏生有种诡异的别扭加羞耻感。

这可是她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啊,怎么最近总是对他产生这种感觉呢?就好像,就好像是跟自己亲哥哥乱伦一样的羞耻感。

江沐晨的手自然而然地抚上了她光洁的肩,夏月想到昨晚自己喝醉了,半推半就地跟他在一起的事,一时没忍住,裹着毯子下床了。

身后的江沐晨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一脸诧异,诧异之余有受伤一闪而过。

夏月打开卫生间的水龙头,耳边有水流“哗啦哗啦”流动的声音传来,她看着水波冲上身体,恍然间竟产生了一丝陌生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这副身体不是她的一样。

自己这是在想什么呢!

她甩甩脑袋,水珠四溅,这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也一并被带走了。夏月收敛心神,想好好洗个澡。

“月月……”

江沐晨的声音穿透水声,隐隐传来,夏月停住了擦洗头发的动作。

“怎么了?”

江沐晨一般都不会打扰她,夏月有一丝紧张,难道是有什么事?转而又觉得自己太多疑了,能有什么事呢?地球毁灭不了,天塌不下来,父母不会死而复生,世界末日更不会来到,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值得焦虑的。

夏月沉吟片刻,还是选择关掉水流,胡乱擦拭了一下身体,披上浴袍出去。

出去之前,她的手握在门把手上,深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才开了门。

“月月,你怎么了?”

江沐晨正等在门口,一脸关切地看着她。

她慌乱地别开眼,逃避他的眼神,“有什么事吗?”

江沐晨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来,“有个人,找你的。”

夏月接过手机,江沐晨在一边深情地看着她。她有些别扭,假意踱着步子,到阳台边接通了电话。

“您好,是夏月小姐吗?”

电话那头一个清朗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夏月听了一愣,倒不是有多好听,而是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

“你是?”

电话那头的男子沉默了片刻,“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们约个地方见面吧。”

“好。”

夏月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挂了电话之后有些诧异,以她的谨慎,居然会这么容易地就答应跟一个男子见面,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她随便找了个借口同江沐晨告别,然后直直奔向跟男子约定的地点,那是一家普通的咖啡店,叫“薇若馆”,就在市中心。

夏月推开门,咖啡店里的人寥寥无几,她环视一圈,发现目之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什么活物。

“有人吗?”

夏月环手,低低叫了声。

一声轻笑响起,“夏小姐,我在这里。”

夏月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声音是从柜台后传来的。

她探头进了柜台,一个系着围兜的男子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些什么。夏月正对着他头顶发呆,头顶主人应声抬头,二人的目光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相遇了。

夏月一愣。

男子剃着一个板寸头,光洁的额下是一张略显秀气的瓜子脸,脸上刻着乌黑修长的眉、桃花状般的眼、还有单薄红润的唇……帅气地像二次元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男子挠了挠不长的发,笑眯眯地起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被人逮到这里当了会儿苦力。”

男子边说着边直起身,他脱下身上的围兜,神奇地变出一本笔记和一支笔。

男子大概有一米八三左右,夏月最喜欢的身高,适才脸上的亲切也瞬间切换成谨慎认真,这一系列变化有些大,夏月有些摸不着头脑,只能跟着他坐在店面靠窗的桌子上。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男子她并不认识,事实上,如果她以前见过他,她便绝不会忘掉。既然这样,一个陌生人这么郑重地找她又会有什么事呢?

夏月的心原本稳稳地跳着,与男子的眼神对上后,呼吸瞬间就开始变得急促。

他眉头由舒展到深锁,这一细微的举动立马使他整个脸上带上了一丝悲悯的色彩。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夏小姐,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但你迟早得接受事实。”他咬了咬笔头,迟疑了会儿,还是说了出口,“你的妹妹,夏晚,她去世了。”

“哐啷”一声,夏月手中刚刚拿到嘴边的咖啡杯一下掉落在地,白瓷杯与青瓷地相互碰撞出的声音清脆刺耳,直击心灵,夏月的心脏如被碎掉的瓷器狠狠划破,鲜血瞬间就流便了整个身体。

这人是个神经病吧?他把他找出来就是为了跟她讲这个可笑的谎话的吗?一般的谎话她也不会生气,可男子这是明显地诅咒夏晚吗?

夏月一时气急,瞪了男子一眼,拿起身边的包就起身想走。

男子一把拉住了她,夏月被他大力地拉住,惯性地回了头,然后,一眼就瞥见了桌上的警员证。

一张微笑的瓜子脸,下面附着他的名字:苏辰央。

地点:无垠市公安局

警衔是:二级警司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