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首页> 日韩精选> 焦急的罗曼史> 第一章 白天鹅里的黑乌鸦

加入书架

字体

宋体

楷体

雅黑

风格

白色

绿色

灰色

滚屏

第一章 白天鹅里的黑乌鸦

书名 : 焦急的罗曼史 作者 :李智妍 发布时间 :2017-05-16 11:14 字数 : 4094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那只用力抓着肩膀的有力胳膊,和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让她感到口干舌燥,整个身体像在燃烧一样,心脏紧张得缩成一团。

“受不了了。”

一把把她推到墙边,他不禁低*吟道:“哈……”

耳边有他滚烫的气息,她张开嘴,也传出无助的呻*吟。

停留在肩膀上的那只手,拂过她丰*满的曲线,她全身一阵战栗,汗毛全竖了起来。

啊,真是要疯了。

仿佛读懂了她内心的想法,他立刻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她承受着他粗野的吸*吮,带着强烈占有欲的怀抱,还有他的那份炙热……

“本次到站是三星站,请从左侧车门下车。”

“哎呀!”

宥美被书里面的情节迷住,突然响起的地铁广播把她从故事拉回现实。

她用手指推了推鼻梁上滑落的黑色眼镜框,迅速朝窗外望去。

刚才明明才是汉阳大学站,地铁竟不知不觉到了三星站了。

书看得太专注,差点坐过站。

怎么办,得赶快才行!

宥美一边将翻开的书合起来收好,一边抓起放在腿下的书包。

她把书塞进包里的时候太匆忙,让一直用手指遮住的书名暴露了出来——《低级的你》。

坐在她旁边的乘客瞥了一眼书封面,皱了皱眉。但宥美慌里慌张地直奔车门,哪会留意到这些。

从那些没到站却挤在车门口的人群中间穿过,宥美好不容易才从三星站下车,为了面试不迟到她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宥美刚从地铁站出来就被凛冽的寒风吹得鼻子发酸。

宥美整理了下自己那件早就不流行了的短夹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说是从地铁站一出来就到啊……”

宥美打开地图导航,一边找路,一边张望着周围的建筑。

今天是营养师招聘的第一轮面试。

虽然不是什么大企业,但只要能在稳定的中小企业里上班,她就做好了奉献一切的准备。

本来没有抱多大希望的,没想到居然能通过初审!宥美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但是……

“李宥美小姐,你的营养师资格证只有这么一个吗?西餐、中餐厨师资格证也就算了,连个韩餐厨师资格证都没有?”

面试官们集体冷冷地看着宥美,像是等着看她出丑一般。翻看材料的面试官狠狠地敲中了她的致命弱点。

“我打算参加下个月的韩餐厨师资格证技能考试。”

宥美让自己笑得尽可能灿烂,并用十分温柔的声音回答了问题。

“是吗?”

但面试官脸上的表情并没有缓和多少。

啪的一声,他把材料放在一边,大声自言自语道:

“大学毕业都多久了?到现在资格证一个都没考下来,忙什么呢?”

他那杀气腾腾的口吻,直接把宥美的士气打落到谷底。

“知道了,请先回吧。”

“好的,谢谢。”

宥美双手合十紧握,非常有礼貌地鞠躬行礼退场。

她还没走出面试场,下一位面试者就进去了。

那个女生看起来20出头,拥有纤细修长的身材和耀眼夺目的美貌。

“金何娜面试者有7个厨师资格证呢。”

刚才把宥美打击到想钻地缝的面试官,都没等面试者坐下就开口了。

“韩餐、西餐、日料、中餐、糕点、面包,甚至还有河豚厨师资格证。真了不得啊。”

宥美怀疑自己的耳朵,悄悄把目光投向面试者。

什么啊,这人竟然还说什么“考资格证是最容易的事”这种话。

竟然还考了7个这么多!好像是到目前为止我在面试中遇到过有最多资格证的人了。

难道只有打败这种强劲的对手才能脱颖而出吗?

“呼——”

宥美长叹一口气,将放在面试准备间椅子上的背包背到肩上。

怎么有种会搞砸的预感?反正面试也只是被拒,不如先去准备一下厨师技能考试好了。

宥美慢腾腾地从大厦里走出来,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个不停。

“喂?”

“宥美!”

按下通话键之后,立刻传来少英明朗的声音。

少英是宥美的高中同学,她每隔两个月都会定期把大家叫到一起聚会。看来今天是聚会的日子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

“三星地铁站附近,刚面完试出来。”

“对哦,你说过今天要面试的。怎么样,顺利吗?”

“不怎么样……见到一个有7个厨师资格证的怪物。”

“啊?怪物?”

“是啊……反正好像搞砸了。”

宥美沮丧地说道。

“哎呦,小可怜。让我们安慰安慰你吧,快来。”

“在哪儿呢?”

“最近很火的‘Freedom’。”

“Freedom?”

宥美诧异地瞪圆了双眼。

***

宥美经过写着“Freedom”的霓虹灯牌子,一打开那扇厚重的铁门立刻就涌出邦邦邦的打击乐节奏声。

她大步往里走去,纷乱的镭射照明灯下面,一眼望去全是热烈扭动着的人们。

跳得正尽兴的人们,靠在吧台喝酒的人们,还有大声说话的人们等等。

这个熙熙攘攘的地方,恰巧是人们能摆脱孤独的场所。

镇旭心不在焉地环顾着周围。

“天啊,快看那个男人。”

女人们发现了倚靠在入口门的镇旭,纷纷向他侧目。

都说时尚得用颜值和身材相加才算完整,所以虽然镇旭衣着普通,但他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被大家的视线所关注。

紧身的黑T和牛仔裤恰到好处的凸显出他健硕的身材和宽厚的肩膀,就连傲人的身高也得到了近一步的衬托。

再加上那像雕塑般端正的脸型轮廓,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从额头自然而下的高挺鼻梁,还有那好似打磨过的眉毛、那棱角分明的下巴一直到结实丰满的嘴唇……

他就像从梦幻里走出来的的王子一样,所有地方都那么完美。

“他是模特吗?”

“怎么办!瞧我这手抖的。”

有几个女人干脆明目张胆地对镇旭指指点点,开始互相窃窃私语起来。

“哪怕和这样的男人相处就一天,都能让人神魂颠倒了吧?”

“要是能让我抱一抱那宽阔的胸膛,我的心脏可能会立刻停止跳动。”

有个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的女人,走到镇旭面前。

那女人莞尔一笑,冲着镇旭眨了下眼睛。

“车镇旭,对吧?”

他既不肯定也不否认,只是嘴角往一侧撇了撇。

“据说你经常来这?”

那女人用手轻轻抚上他的肩膀,朝他发送爱的电波。

“所以呢?”

镇旭直接无视掉她的娇姿媚态,连头都没有动过一下。他冰冷的反应让那女人不禁瞳孔稍稍放大了些。

“现在这里也得少来了呢。”

镇旭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她,抬起手将那女人的手轻轻打掉。

然后像是抖灰尘一样,镇旭抖了抖被那女人摸过的肩膀,转过身走向舞池。

那女人像是不敢相信自己被拒绝了似的,一脸发懵地注视着他的背影。接着,她仿佛是受了侮辱般地颤抖起来。

“喂!你!给我站住!”

但镇旭连头也没回,就那么消失在跳舞的人群里了。

“来了?”

穿过舞池镇旭刚接近舞台,哲民就笑着朝他走过来。

哲民是这间酒吧的老板,也是镇旭在大学里的前辈。

“怎么现在才来?罗爱丽从刚才就一直吵着问你会不会来呢。”

“那爱……谁?”

陌生的名字让镇旭不禁皱起眉。

“怎么,不是最近有个刚出道的演员叫罗爱丽的吗。”

“不知道,没兴趣。”

“不是,你不知道可乐瓶子身材的罗爱丽吗?反正先见一面再说吧。”

哲民勾过镇旭的肩膀,开始在酒吧里四下寻觅罗爱丽的身影。

但他像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似的,一下子张大了嘴巴。

“不是,那又是何方神圣?”

镇旭跟着哲民一起扭过头,自然地朝旁边看过去。

“真是的!这么乱谁要跟着一起挤啊?”

镇旭的视线朝角落里的那个女人看过去。

那个女人把头发扎得紧紧的,戴着毫不精致的黑色眼镜,穿着很早就不流行的黑色正装。

她的衬衫纽扣一直扣到脖子最上面,身前是斜跨的公文包,穿着打扮和这里丝毫不相搭。

镇旭真是快要窒息般地紧皱了双眉。

***

即使忍受得了这震耳欲聋的音乐,可这无处下脚的拥挤真是让人讨厌。

稍微动一下都会和旁边的人来个肢体接触……

宥美哭丧着脸,在人群里做着垂死挣扎。

但是好像除了她之外,大部分人都看起来并不在乎似的。他们互相紧贴着身体,正忙着从这边到那边狂甩着身子跳舞呢。

整个场子充斥着热浪,像在蒸拿房里一样让人喘不上气,闷的要命。

真搞不懂人们为什么要花钱找罪受。

涔涔流下的汗水一直让眼镜从鼻梁上往下滑。

宥美用手指抓住眼镜一抬,轻轻甩了甩脑袋。

怎么会这样……本想来这换个心情,可换来的却是头疼。

宥美避开与人群的接触,小心翼翼地往外挪着步子。

才横穿了一半舞池宥美就看到了她苦苦寻找的少英和朋友们。

身穿紧身迷你裙脚踩高跟鞋的朋友们正在吧台一列纵队啜饮着瓶装啤酒。

朋友们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性感的气息,和宥美身上土气的黑裤正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优雅白天鹅里的黑乌鸦吗?

宥美一走过来,少英就觉察到了奇怪的气氛,悄悄地观察着周围。

“晕!”

少英的嘴里发出一声简短的悲鸣,收到这声信号的其余人也集体转过头来。

然后她们也和少英一起抱怨着,乌泱泱地将宥美团团围住。

“你,穿着这个就来了吗?”

“酒吧里哪会有人这样穿啊?”

这些人现在年纪才多大,记忆力就已经衰退了吗?

刚才电话里都说了刚面试出来的啊!

朋友们可怕的眼神让她想在地上找个窟窿钻进去。

我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畏首畏尾的?

宥美尴尬地笑了笑,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哦,那个……面完试就直接过来了。”

少英这才想起来问:“所以面试顺利吗?”

她是属耗子的吗,撂爪就忘?不是嚷嚷着说我搞砸了要给我安慰吗?

但这次宥美什么都没说,只是长舒了一口气。

宥美夺过少英的酒瓶子,咕咚咕咚痛饮了起来。

***

“你先在这待会儿。我去把那个女人轰走再回来找你。”

哲民已经盯了宥美半天了,兴奋地又露胳膊又挽袖子。

“拉倒吧。她看起来挺特别的,不错啊!”

镇旭赶忙拉住了哲民的胳膊。

那女人的穿着虽然不忍直视,但也不至于赶人家出去吧……

“在你看来那叫特别吗?那叫凄惨啊。”

“得了。比起她来,你还是去看看这音乐是怎么回事吧。”

“哦,你也觉得听起来不怎么样吗?”

镇旭本来是想转移话题随便说的,但实际上今天的音乐乱糟糟的听起来让人好烦躁。

“DJ放的是朋克风。今天的曲子还真是要扑街啊。就连那个女人也进来捣乱,我看我还是去……”

“算了吧。”

镇旭劝住哲民,然后他发现了站在酒吧角落里身着青色套装的男人突然停下动作。

“哼,竟然跟到这里了呢。”

镇旭认出了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

“谁啊?”

哲民疑惑地随着镇旭的目光看过去。

“老爸忠诚的张秘书。”

“连去洗手间都会跟着你的那个家伙?”

从上礼拜开始,车大福董事长就给他的直属秘书张玉珍下达了监视镇旭的指令。

镇旭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全部都要一丝不落地向车董事长汇报。

“我还以为甩掉他了,没想到他还有勇气跟我到这里。哥,我得先走一步了。”

镇旭想快点离开酒吧,却被一个眼神充满诱惑的女人拦了下来。

“你谁啊?”

镇旭眯起眼睛打量着那女人。

穿着性感惹火,浓妆艳抹的女人……

罗爱丽?

不用看也知道,这女人即使化了浓妆,也盖不住她脸上整过容的痕迹。

镇旭情不自禁地紧锁眉头。

“听说你经常来这儿,我从上礼拜就在这等你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镇旭本想无视她一走了之,但爱丽忽然从后面将他一把抱住。

那女人双手的动作让镇旭脚上一个踉跄,朝墙边倒过去。

“干嘛呢这是?”

镇旭烦躁地想推开爱丽。

但那女人圈住镇旭的胳膊并没有松开。

好言相劝看来行不通啊。

镇旭一只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扳过爱丽的下巴。

投怀送抱的女人何止一两个!爱丽这种程度还是可以轻易地解决掉的。

镇旭干脆佯装要吻她的样子,朝爱丽的脸靠近过去。

爱丽,轻轻咧开双唇。

镇旭的嘴边绽出冷笑。

“这样近距离看过去,痕迹更明显了呢!眼睛整过,鼻子也整过,下巴也削过骨吧?”

明明是能让人生气的话,但是爱丽仍然面露笑容地反驳道:“就算是这样,胸还是原装的!”

这女人脑子坏了吗?自信感爆棚了吧?

镇旭哭笑不得地注视着爱丽。

***

“嗝,嗝——”

宥美连续打了几个饱嗝,注视着立在桌子上的空酒瓶子。

拿啤酒买醉也要先填饱肚子。心情不美丽的时候呢,烧酒才最好……

宥美咂咂嘴上的滋味,向另一瓶啤酒伸出手去。

“糟糕!”

还没等啤酒下肚,小腹就先来了感觉。

喝得太急了吗?洗手间在哪儿呢?

宥美一只手捂住小腹,急忙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她东张西望,然后看到了走廊尽头挂着的洗手间标志的牌子。

她火急火燎地跑过去,但狭窄的走道里有一对抱在一起的男女。

在洗手间门口干嘛呢这是?

宥美面露窘相,用手扶了扶向下滑落的眼镜框。

感觉像是立刻会当场上演接吻戏码的诡异气氛,这两个人就如同电影里的恋人一般。

特别是这个男人,有着让人忘记呼吸的完美颜值。

如果能得到这样的男人的爱,会是什么感觉呢?

阅读领取红包了
0.00 0.0

请选择下面操作

删除 取消